本馆概况 动态信息 政务公开 党建在线 读者园地 特色馆藏 古籍保护 学会工作 共享工程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动态信息>>动态信息
  共有 117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    
 

那些年我们看过的连环画

  发表日期:2020年1月8日   出处:办公室        【编辑录入:ayrj








日上午九点半,安阳文化大讲堂二零二零年开年首讲在两馆一楼多功能厅与各位听众见面,本期的讲座由安阳师范学院文学院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文学院副院长张同利老师主讲。张同利老师是南开大学博士,中国社科院文学所访问学者,河南大学博士后,河南省青年骨干教师,河南省高校优秀共产党员。他主持并完成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1项,在人民出版社等出版专著等4部,在《民族艺术》《东亚文献研究》(韩国)等发表论文30多篇。

讲座建立在张同利老师主持并完成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国文学的连环画改编传播研究》(13CZW089)的基础上。

讲座伊始,张同利老师首先带大家回忆了那个连环画风行的时代。他说,对生活在上世纪的五六七十年代人们来说,租阅小人儿书、连环画是童年最为美好和珍贵的记忆。一本连环画只要八九分钱,租一本只要一分钱,到了七八十年代一本连环画大约一两角,最贵五六角,租一本也只有五分到一角。那个时候,你拿了几毛钱到新华书店高高的柜台前,举着小手怯怯地告诉书店里那个有点小脾气的店员,你要买小人书,是很令人羡慕的事情。

一般认为,连环画是从国外引进而来。其实,中国连环画具有悠久的传统,可上溯到汉代画像石,并相继至北魏敦煌壁画,至隋唐经变画,至元代插图、明清“绣像”小说及戏曲插图。连环画有三个构成要素,分别是:以画为主,文随画走;画面具有故事情节上的连续性;具有固定的图文形式、书籍版式。清末石印术的引进给连环画产生提供了根本性的技术保证,大大降低了通俗文学作品的印刷成本,提高了印刷效率,于是石印回回图开始大量出现。在图书版面形式构成和人们的阅读习惯培养上,对连环画的出现起到了直接的推动作用。在连环画形式的变革中,石印报刊功不可没。

1920年,上海有文书局出版了刘伯良(一说与朱润斋合作)的《薛仁贵征东》,在目前所知的范围内,是最早的一本具有真正意义的文学题材连环画。影响更大的是上海世界书局在1927至1929年间先后石印出版的六部文学名著“连环图画”:《连环图画红楼梦》、《连环图画三国志》、《连环图画水浒传》、《连环图画西游记》、《连环图画封神传》、《连环图画岳传》。这套连环画的出现,意义重大。有学者从艺术形式、连续性、“书籍性”等几个方面分析了它的划时代意义,正式宣告了现代中国连环画的诞生,也正式吹响了连环画这种文艺形式进军大众通俗读物市场的号角。

那么,每个年代的连环画又有什么区别呢?张同利老师从各时代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入手,分析概括了各自的特色。他讲到,在三四十年代,连环画的主题是侠义恩仇与抗战救国;五六十年代,连环画的主题为英雄赞歌与美好生活;而到了六七十年代,连环画的主题则变成了革命样板与金光大道;再到七八十年代,连环画的主题就成了伤痕反思与改革建设。

从整个社会文化环境来说,三四十年代武侠神怪题材连环画的盛行绝非偶然。武侠神怪文化往往产生于“上不明,下不正,制度不立,纲纪废弛”,人们在精神上需要和期望侠义、呼唤正义的时代,清末民国大致如此。据统计,这一时期的武侠小说作家大约有200人,作品总数超过1000部,形成以上海为中心的南派武侠小说和以京津为中心的北派武侠小说。与此同时,很多流行的武侠小说被改编为电影,武侠小说和电影的盛行,在文化内容和消费潮流上直接影响了刚刚出现在通俗文艺队伍中的连环画的创作。从连环画创作的过程来说,把现成的、流行的武侠小说、电影等改编成连环画,这是最为简便、最为经济、也最为自然的途径。但是,连环画的出版基本上都操纵在那些由出租摊主发展而来的出版商手里,他们的文化水准在相当程度上决定和影响了连环画出版者的视野和格局,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并没有把连环画出版当成一项文艺活动和文化事业,而仅仅当成是赚钱牟利的手段。

新中国的成立宣告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到了1956,社会主义三大改造基本完成,标志着新民主主义革命的结束。新民主主义革命是“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大众的,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革命”。在这个艰苦卓绝的奋斗历程中,涌现出了大量可歌可泣的革命故事和英雄人物,书写革命历程,讴歌英雄人物,成为这一时期最为热门的题材。新中国是在反封建的过程中建立起来的,通过对封建制度的种种落后、腐败的揭露和批判,反映人们对自由、平等及美好、幸福生活的向往与追求,是建国后古典文学题材连环的重要内容。

进入六七十年代,一篇题为《封、资、修连环画批判》的文章大张旗鼓地“批判”了建国17年的连环画。连环画被判为“毒草”,文学题材连环画尤其“恶”“毒”,达到了“罄竹难书”的程度!随之而来的是很多连环画被焚毁,很多卓有成就的连环画家被勒令审查下放、劳动改造。很快,正处于良好发展势头的连环画一下子进入沉寂状态。甚至在1967-1971的几年间,没有一部文学题材连环画出版,仅有的少量连环画作品也成为“八个样板戏”的独角戏。文革后期,除了几种现实题材连环画如《平原枪声》《敌后武工队》《祝福》《我要读书》等再版以外,一部分反映火热现实革命斗争的小说被改编为连环画。如《金光大道》《艳阳天》《海岛怒潮》《向阳院的故事》《一往无前的人》《虹南作战史》《难忘的战斗》《劈波斩浪》《红雨》《踏着春光》等。

1978年卢新华在《文汇报》上发表的《伤痕》,把文革造成的切肤之痛真切地呈现在人们面前,从而引发了一股讲述“苦难”经历、“伤痕”记忆的文化潮流。文革后,当代文学除了反思过去,更是逐渐将写作视角转向了转型时期的社会现实和人生境遇,当代题材连环画也在编创中焕发出新的生命力,展现了鲜活的时代气息。新时代,新题材,新探索,八十时代注定有人要留下浓重的一笔:随着连环画的发展和繁荣,我国各大美术院校陆续开设培养连环画创作专门人才的版画系。

直到八十年代中期以后,连环画发展式微,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整场讲座内容丰富有趣,张同利老师的讲解不仅通俗幽默,更是配以大量图片,令听众们仿佛回到了沉浸于连环画的时代。除此之外,张同利老师还带来了许多个人藏品供现场听众观看,大家井然有序的欣赏着一幅幅画作,深感收获颇丰。

为配合本场讲座的举办,我馆还引进了由张同利博士亲自设计的“初心使命,理想信念”红色文学经典连环画主题展览资源,在我馆官网网络展览馆展出。同时,安阳市群众艺术馆推出了实体展览。敬请浏览参观!

 

文末附张同利博士《中国文学的连环画改编传播研究》成果简介。

连环画曾经是几代人的精神食粮,在影视、网络等媒体兴起之前,连环画是文学艺术大众化的最主要工具之一,深刻影响了几代人的文学素养、价值判断、文化记忆。一些由文学作品改编的连环画在广大儿童和民众中传播很广、影响很大。中国文学为连环画提供大量改编素材的同时,连环画也为中国文学向大众传播提供了一个不可多得的重要媒介,它改编传播中国文学作品的事实不容忽视。

改编传播的语境

历代文学题材文人画、文史故事画像、宗教故事画、小说戏文题材年画、小说戏曲插图等,或据文作图、以图说文,或文中插图、图文并茂,形成一个绵延流长,依文作图、“文画一体”的历史与传统,中国的连环画艺术正是植根于此。明清小说戏文插图尝试采取了诸如卷首冠图、文中插图、单面插图、合页或多页连式插图、上文下图、上图下文、上下两图、单面双幅插图、单面圆式以及版框、题句等种类繁多的形式,但由于刻印版面的限制,插图的绘制被固定在框格中,插图作为小说或戏文的辅助或附庸,是难以打破的传统藩篱,这种局面,在晚清引入西方的石印技术后才有了突破性进展。石印技术图像复制的清晰高效很快改变了传统印刷品的图文格局,图像逐渐开始从依附于文字的地位中独立出来,在社会文化生活中扮演重要角色。图像的叙事能力被充分发掘并放大,那些“影形毕肖”的图像印刷品逐渐成为普及都市大众的趣味读物,影响和作用于人们的阅读习惯,也催生了清末民初图文印刷品表现技法的革新,并最终脱离了“以图配文”的传统藩篱,文学题材连环画就在这个过程中诞生了。1927至1929年间,上海世界书局先后石印出版的六部文学名著“连环图画”,正式宣告了现代中国连环画的诞生,也正式吹响了连环画这种文艺形式进军大众通俗读物市场的号角。而这些连环画,无一例外改编自中国文学作品,中国文学从此以题材来源的身份给连环画提供源源不断的孕育和滋养。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连环画得到了较大的发展,出版了大量的连环画,产生了相当数量的优秀连环画家,形成了较为固定的形式和开本,具备了较为完整的产业链。但由于缺乏必要的培育、引导和监管,追求商业利润渐成主要目的和动力,艺术追求被抛诸脑后,媚俗、庸俗甚至低俗成为其迎合和吸引世俗大众的“法宝”,神怪武侠题材盛行一时,经典文学题材备受冷落,连环画出版商把连环画和连环画家当成为自己赚钱的工具,职业画家备受欺压,生活艰难。连环画内容的低俗和质量的下降终于引起了社会各界的不满,国民政府迫于舆论压力,甚至一度打算取缔连环画,连环画发展遇到困境。这种现状也很快引起了文化人士的注意,他们对此进行了认真的分析研究,并展开了激烈的争论。抗战胜利后,相关理论研讨逐渐趋向全面系统、深入前瞻,很多连环画发展中的重要理论问题都已经有了较为公正客观的结论,这成为建国初期连环画编创出版和理论研讨的基础和前提,具有重要意义。

改编传播的历程

在新中国半个多世纪的连环画编创史里,那些影响深远的单本著作、大部头套书,以及绝大多数的经典作品,都由那些群众基础深厚、广受群众喜爱的中国文学作品改编而成。仅从数量上来看,中国文学题材连环画有两个较为明显的繁盛时期,分别是五十年代后期至六十年代中期和七十年代末期至八十年代中期,这两个时期的编创数量维持了一段较长的“高位”,年均在100种以上,尤其是后一时期,连续4年在年均400种以上。中国文学题材连环画兴起、繁荣、沉寂、鼎盛、衰落的历程,几乎就是中国连环画兴衰沉浮的晴雨表。建国伊始,在国家最高领导人的关怀下,连环画编创工作受到史无前例的重视,专业的编创机构和编创制度迅速建立起来,并组建了专业的编创团队,因此在较短的时间内就出现了很多影响深远的连环画作品。在建国初期肃清反动势力、建设新政权、宣传国家政策的政治文化背景下,很多中国文学题材连环画都被赋予了崭新的时代特征和文化内涵,如《西厢记》《武松打虎》《大闹天宫》《鸡毛信》《铁道游击队》《新儿女英雄传》等,都是这样的经典作品。五十年代后期至六十年代中期,文学题材连环画编创工作更加专业和成熟,脚本创作备受重视,“体验生活”成为创作中的必备环节,表现技巧和形式更趋多元,出版数量显著增长,质量显著提高,创作队伍不断壮大,名家名作灿若群星,中国文学题材连环画进入发展繁荣的新阶段。如《铁道游击队》《山乡巨变》《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交通站的故事》《我要读书》《创业史》等,都是这一时期的经典之作。文革前期,中国文学题材连环画陷入沉寂,1971年全国出版会议召开,部分文学题材连环画被列入再版计划,编创工作有一定恢复,但直到1976年,古典文学题材连环画都还仅限于“投降派宋江”等几个选题的改编出版,现当代文学也主要是反映时代风云和政治氛围的知情、红小兵以及阶级斗争题材。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中,中国文学题材连环画获得再兴。许多经典之作得以大量再版;具有反思和批判精神的文学题材连环画如《伤痕》《枫》《大墙下的红玉兰》《牧马人》《孔乙己》等成为编创热门;古典文学的连环画改编进入一个高歌猛进的阶段,旧题新编、旧题重编、同题重出等现象突出,新的题材领域得到开拓,文言小说、古代诗歌、古代散文、古代戏曲题材连环画不断推出;连环画套书大量出现在人们视野,大部头套书与同题重编一起构成文学题材连环画的规模优势。现当代文学题材一些热门,如《新儿女英雄传》《吕梁英雄传》《林海雪原》在本时期都被重新编绘出版,同时更多的现当代文学作品被改编为连环画。现代文学作品原有的现实批判精神,在本时期的改编传播中,得到了较为充分的展现,当代文学题材连环画则将视角转向了转型时期的社会现实和人生境遇,并在编创中展现了人物形象的生命活力和积极向上的时代气息。新生代连环画家的表现技巧更趋多元。八十年代中期以后,在短短的几年之间,文学题材连环画的数量由1985年的600种以上,迅速跌落到100种以下,九十年代以后更是逐渐回落到只有四五十种左右的规模,而且这些不大的规模,还主要是各靠重复出版从前的作品来维持的。在八十年代末期至九十年代中期的十年左右的时间里,连环画已经不再是主要的大众文艺产品,文学题材连环画主要作为文学辅助读物出现人们的案头,这时,仍然有部分功底深厚、富有创造力的编创者,从事文学题材连环画的创作,为了适应日新月异的时代变化,他们在作品的表现形式上进行了大胆的尝试和创新,呈现出多样化的风格特征。九十年代中期以后,连环画基本淡出人们的生活和视野,渐次成为一种承载几代人记忆的“小众化”历史文化读物,其身份也慢慢完成了从通俗到高雅的奇妙转换,精品再版和民国怀旧一时之间蔚为风尚。

文学文本改编为连环画

选题是连环画编创工作的第一步,也是连环画编创的基础工作。新中国成立以后,紧跟时代步伐、具有现实意义的文学题材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并逐渐呈现出古代题材、现代题材、当代题材多样并存的局面。中国文学连环画的选题,受到不同时期的社会政治文化环境、思想路线、文艺政策等的影响,但总的来说,政治观念和民众教育意识的强化并未改变“艺术为人民大众服务”的总体价值取向,贴近群众、贴近生活是其题材选择的根本原则。那些以故事见长、群众喜欢的题材,例如水浒、三国、西厢、聊斋等古典名著,以及鲁迅小说、《山乡巨变》、《伤痕》、《红岩》、《林海雪原》、《铁道游击队》等现实题材和红色经典都是改编热门。编辑的组稿工作在文学文本改编为连环画的过程中,也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选题确定后,编辑请人将其改编为文学脚本,然后再把脚本分配给适合的画家去绘图,同时,还要不失时机地督促和指导画家深入生活,一些好的作品还要组织召开观摩会,大家一起研讨,并提出修改意见,如果有问题,还要拿回去修改,然后再审。这是一个繁杂的管理、筹划、负责、决策的过程。贺友直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山乡巨变》就是在这样的过程中锻造打磨而成的。脚本创作是文学作品改编为连环画的一个重要环节。在建国后,文学脚本被作为一项重要的编创程序固定下来,有的连环画编创出版部门还成立了专门的文学脚本编辑室,组织专业的文学脚本编创。一部高质量的文学脚本,是在脚本作者较好的文字功底、文学素养,对选题和原著较好的理解,和对连环画可画性、连续性、图文配合等较好的构想等编创能力下形成的,这项工作可以很好地弥补有的绘画作者文学素养、文字功底等方面的不足,给画家专心致力于画面创作提供参考和方便。在实际操作中,有的脚本是由画家自己改编的,但绝大多数的连环画编创,是脚本作者和画家分工合作的结果。绘画是文学文本改编为连环画的关键步骤。画家在动笔创作之前,需要认真阅读原著和文学脚本,吃透原著,把握创作基调,同时还要搜集与故事场景和人物形象相关的资料,有的还要到故事发生地体验生活;在创作过程中,构思构图,表现形式,人物造型等,都是要认真对待的工作;在具体的编绘过程中,人物形象的塑造,自然环境的描摹,场景道具的布置,以及画面的连续性、图文的配合等,都是需要注意的重要问题。

改编传播的民族特色

中国古典文学作品中的历史演义、神怪奇幻、侠义英雄等传统题材,和现当代作品中的革命斗争题材等,都具有鲜明的民族特征和时代特色,由它们所改编的连环画更是呈现出独有的内涵、场景、人物等。受各阶段革命斗争、工农业改革、社会变革等的影响,连环画编创者往往根据社会氛围和时代需求选题组稿,并有意识地赋予作品丰富的思想内涵和民族精神,例如保家卫国、忧国忧民、抗击侵略的爱国精神,反抗暴政、反对封建婚姻、反抗民族压迫的抗争精神,英勇无畏、积极有为的革命英雄主义和乐观主义精神,揭露社会现实和国民根性的批判精神,不畏艰难、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等。中国文学题材连环画在叙述故事情节,塑造人物形象,描绘故事场景的过程中,着力展现富有地域特征和民族特色的风土人情、文化事项,以及辉煌灿烂的民族文化。很多连环画家用他们手中的画笔,为读者描绘了祖国的森林、高山、平原、丘陵、江河、水乡、高原、边疆、草地、沼泽、海岸,向世人展示了秀美特异的祖国河山。就艺术表现来说,中国文学题材连环画也具有非常明显的民族特色。在表现手法上,它主要利用传统的线描、工笔重彩、水墨、木刻等技法,并注意从其他的民族艺术和中西方的绘画手法中吸收借鉴,既与时俱进,又保持优秀的传统表现方法,富有民族特色、民族气派,形成线描为主、形式多样的图景和格局。其人物造型有的继承和吸收了大众熟悉的传统人物造型的主要特征,有的则是根据原著人物形象和此类人物形象的时代内涵赋予其典型性的人物造型。在构图上,讲究整体的虚实疏密、协调统一,讲究画面的留白,具有平面化和装饰性的特色。得益于传统绘画艺术的浸润和滋养,中国文学题材连环画在艺术效果上富有意境、情调和趣味。

改编传播的影响

中国文学连环画改编传播的社会影响是巨大的,在这个过程中,中国文学作品中所包含的那些生动活泼的故事内容、意蕴深刻的思想文化、丰富厚重的民族精神等,都以连环画这种图文并茂的大众文艺形式,大量、迅速而又及时地传播到大众读者当中。以它为载体,中国文学作品被成功编创为大众文化产品,获得了亿万消费者的青睐,实现了大众传播。在精神文化产品相对比较匮乏,电视、网络等媒体手段尚未进入普通大众视野的年代,连环画是一种向大众传递核心价值的有效媒介。它图文并茂,通俗易懂,在大众中具有极为广泛的读者群,在人民群众文化知识水平普遍不高的上世纪后半期,它是儿童和部分成年人了解历史文化、文学知识的重要途径,而连环画中的文学故事、英雄人物等,则深刻影响了很多人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成为他们记忆中的珍藏。

-----------------------------------------------------------------------------------------------------


上一篇:安阳市图书馆开展“迎新春”新书展活动
下一篇:安阳市图书馆党支部召开确定发展对象会议

 相关专题:

·专题1信息无

·专题2信息无
 
  热门文章:
 · 地方文献目录(1-5画)[35386]
 · 安阳市图书馆读者关心问题解[35195]
 · 地方文献目录(6画)[34232]
 · 地方文献目录(9-19画)[33295]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版权所有:安阳市图书馆 技术支持:安阳市图书馆技术部
地址:安阳市文明大道东段  电话:0372-3776878
邮编:455000  E-mail:aystsgbgs@126.com 豫ICP备18011642号
温馨提示:为了获得最佳效果,我们建议您使用IE浏览器,分辨率:1440*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