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馆概况 动态信息 政务公开 党建在线 读者园地 特色馆藏 古籍保护 学会工作 共享工程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动态信息>>动态信息
  共有 249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    
 

诗经之悟:让经典绽放时代光华

  发表日期:2019年7月9日   出处:辅导部        【编辑录入:ayrj








    一部《诗三百》,悠悠三千载。要心心念念多久,方解我心怀?

犹记2017年7月文化大讲堂暑期首讲,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濮阳诗经研究会名誉会长许清林先生走进安阳,《走近诗经》;两年后的季夏,许先生带着他的《诗经之悟》再次走进安阳,走进大讲堂。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许先生做到了。

一如既往的侃侃而谈,不同以往的读诗感受,在这样一个夏日里完美邂逅。

作为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的《诗经》,其经典地位早已举世公认。自古及今研究者层出不穷,研究成果汗牛充栋,但伴随着近几年国学宣传的热度,附庸风雅的花式表演登堂入室,兴观群怨的诗教功用渐行渐远,这无疑是舍本逐末的憾事。

今天,我们应该怎样去看待《诗》、学习《诗》?

《诗经》是春秋战国时期诸子百家的思想源头——许先生如是说。

公元前11世纪我国进入了周朝。周朝中央政权为了加强对诸侯极其子弟的培养和教育,采用了“诗”作教材。经过500多年的“采诗”、“献诗”,“诗”的数量已非常庞大,教化作用也为社会广泛认知。一直在探究治国理政、安民修身之道的孔子自然对“诗”产生了浓厚兴趣。他精心整理编纂出300余篇,首创性地把“诗教”推广为平民教育。

他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他还说:“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

他甚至说:“不学诗,无以言。”

据统计,《论语》引用《诗经》13处。司马迁《 史记• 孔子世家》专门引以赞美孔子:“《诗》有之:‘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其后,比孔子晚一百多年的“亚圣”孟子说:“‘诗’亡然后《春秋》作。”《孟子》引用《诗经》多达34处。

还有,《大学》引用《诗经》15次,《中庸》引用《诗经》14次,《左传》引用《诗经》134处。

难怪现代研究者说:“‘诗’亡然后诸子出。”(侯外庐、赵纪彬《中国思想通史》)

那么《诗经》可不可以说,一言以蔽之曰“中华文化之源”?应该是可以的。

《诗经》是一部道德百科全书——许先生如是说。

首先,它是中华民族道德文明之渊薮。

翻开《诗经》,你会惊奇地发现,中华民族道德文明的萌芽,就蕴含在那一首首动人的诗篇里。

《诗经》时代已注重“百善孝为先”。“睍睆黄鸟,载好其音。有子七人,莫慰母心”(《邶风•凯风》),后人化用为“思尔为雏日,高飞背母时。当时父母念,今日尔应知”;“蓼蓼者莪,匪我伊蒿……欲报之德,昊天罔极”(《小雅•蓼莪》),后人引申为“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连比兴的手法都是一样一样的。

《诗经》时代的爱情含蓄而深刻。“求之不得,寤寐思服”(《周南•关雎》)、“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王风•采葛》);爱的决心也惊天动地,“毂则异室,死则同穴。谓予不信,有如皎日。”(《王风•大车》)

《诗经》时代重视君子道德修养。“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卫风•淇奥》);要求君子诚实守信,“人之为言,苟亦无信。”(《唐风•采苓》)

其次,它是华夏子孙高尚情操之源头。

至今仍为人们推崇的高尚情操,在《诗经》中都能寻得源头。比如爱国爱民、同仇御敌的思想,在《鄘风•载驰》《秦风•无衣》《王风•黍离》等诗篇中表达得淋漓尽致。《诗经》要求为政者要勤勤恳恳地去工作,“无俾民忧,无弃尔劳,以为王休”(《大雅•民劳》),“不能辰夜,不夙则暮”(《齐风•东方未明》);要体恤民情,“民亦劳止,汔可小休”(《大雅•民劳》);要守德知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鄘风•相鼠》);要刚直不阿,敢于犯言直谏,“谋之其臧,则具是违”(《小雅•小旻》);要心存敬畏,见贤思齐,“敬慎威仪,以近有德” (《大雅•民劳》)等,不一而足。

再次,它是文明古国礼乐制度之滥觞。

《礼记•乐记》云:“乐者,天地之和也;礼者,天地之序也”;“乐也者,情之不可变者也;礼也者,理之不可易者也”;“乐者为同,礼者为异。同则相亲,异则相敬”。《诗经》中的《小雅•鹿鸣》《周颂•清庙》《商颂•烈祖》等诗篇,就具体描绘了尊祖敬天、君臣有序的“礼”,而《小雅•常棣》《小雅•瓠叶》等诗篇则是叙述了兄弟之情、朋友之乐的“乐”。

中华民族是重秩序也重情感的民族,而且是将秩序与情感结合得相当完美的民族。泱泱大国是中华民族的自豪,礼仪之邦是中华民族的骄傲。成就礼仪之邦的是完善的礼乐制度,而《诗经》正是礼乐制度的滥觞。

最后,它是东方文化理性精神之发端。

《左传》有云:“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在殷墟出土的3300年前甲骨文里就已经可以看到许多有关战争的记载了。战争,无疑是残酷的,它不但摧残着人们的肉体,而且吞噬着人们的灵魂,使人失去理性,热衷于掠夺,给人类带来更大的痛苦和灾难。《诗经》中关于战争的诗篇,都对战争给下层平民带来的苦难进行了描述,虽然反战情绪十分强烈,却没有血肉横飞、短兵相接的厮杀和搏斗场面。这说明我们的先人在那个时代已经形成了“慎战戒杀”的先进理念。

《诗经》强调战争的正义性:“四夷交侵,中国皆叛”(《小雅•何草不黄》);“靡室靡家,猃狁之故。不遑启居,猃狁之故”(《小雅•采薇》);也十分注重对于天子公德、将帅英武的渲染:“击鼓其镗,踊跃用兵”(《邶风•击鼓》),“驾彼四牡,四牡骙骙”(《小雅•采薇》);更有那“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的吟唱:寒冬时节,雨雪霏霏,一位解甲归乡的征夫在路上踽踽独行。边关渐远,乡关渐近,近乡情怯,抚今追昔,遥想离家时的春风杨柳和那分别时心爱的姑娘……千言万语凝聚成这温柔敦厚、感人至深的千古名句!这,不正是中华民族理性精神的源头吗?

不学《诗》,何以言!

不禁又想起中医药专家曲黎敏对《诗经》的评价:

“假设那是一个蛮荒时代,人们穿着葛布缁衣,吃着粗茶淡饭,可是就有那么一群人,在远瞻星空,近观蒹葭,在用诗表达着自己的伟大情怀,这是一个多么奇特的现象。即便在春秋战国那样的动荡时期,不仅君王在写、贵族在写、普通百姓在写、妇女也在写……所有的人,无论富贵贫贱饱暖,都在通过诗表达内心的痛苦,内心的欢乐,内心的骄傲,从某种意义上说,从《诗经》开始,诗性就注入到了我们的基因中。现在,在这里,我们要做的只是唤醒。”

虽然,越来越浓的夏把酷热渐渐演绎到极致,可是在这样炎炎夏日里,《诗经》带来了“七月流火”般的清凉之意。短短两个时辰倏忽而过,与经典的重逢幸甚至哉。彼时,“蒹葭苍苍”“彤管有炜”,一切美好的感觉都在时空里飘逸飞舞。“既见君子,我心则喜,”感谢许先生,感谢您带来的《诗经之悟》,为我们驱走了这难耐的溽热。

  行文将止,师兄亚飞发来文化大讲堂赞辞,曰:“在文字经纬里发掘中国精神,于传统文化里光大民族基因。高端审美事业,让人智慧升级,忘身空心,与道为一,闻则入圣,观则成佛。”

诚哉斯言!是为文化之悟也。

-----------------------------------------------------------------------------------------------------


上一篇:文化讲堂搭台 易经文字寻根——记安阳文化大讲堂《易经与汉字》讲座
下一篇:行游天下 镜收眼底——郑玉萍摄影旅行分享会圆满结束

 相关专题:

·专题1信息无

·专题2信息无
 
  热门文章:
 · 地方文献目录(1-5画)[34743]
 · 安阳市图书馆读者关心问题解[34356]
 · 地方文献目录(6画)[33757]
 · 地方文献目录(9-19画)[32851]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版权所有:安阳市图书馆 技术支持:安阳市图书馆技术部
地址:安阳市文明大道东段  电话:0372-3776878
邮编:455000  E-mail:aystsgbgs@126.com 豫ICP备18011642号
温馨提示:为了获得最佳效果,我们建议您使用IE浏览器,分辨率:1440*900